您现在的位置:文学 > 西方文学

西方现代性与哲学的危机 感情句子伤痛霸气短句

时间:2019-06-21 15:27   编辑:本站

西方现代性与哲学的危机 感情句子伤痛霸气短句

内容摘要:关键词:作者简介:  内容提要:谈论“哲学危机”本身是现代哲学的一个突出现象。 西方哲学危机与现代性思维有着密切的关系,标志现代性思维特征的一系列二元分裂,核心是人与世界的分裂,导致古代万物一体的世界观的终结,也导致以对宇宙和世界整体性理解为目标的哲学的日渐式微。 失去了其本质的追求,是哲学遭遇危机的根本原因。 哲学危机导致哲学日益脱离现实生活,成为孤芳自赏的纯粹理论;导致道德哲学缺乏真正的普遍性基础。

维特根斯坦对哲学病的治疗不是要抛弃哲学,而是要纠正现代性传统对哲学的错误定位。

  关键词:现代性/哲学危机/二元分裂/道德哲学/维特根斯坦/  作者简介:张汝伦,复旦大学哲学学院教授  现代哲学的一个突出现象,就是哲学危机不但成为一个不断被人们谈论的话题,而且也实实在在地在人们的生活中发生。 一方面是哲学越来越成为学术工业的从业者们自娱自乐、博取名利的东西;另一方面是哲学普遍被人忽视,即使是在社会文化中也日益退居边缘的地位。

普通人最多对成为一种文化消费品的伪哲学有点兴趣,但更多的则是对哲学敬而远之。   与此同时,也不断有人对哲学危机提出自己的种种看法。

然而,这些看法往往是从外在经验层面的哲学不景气和日益没落来看哲学的危机,很少对哲学危机的内涵及其原因有所揭示。 对经验事物的危机尚且不能仅仅通过描述其外在表现来把握它,对哲学危机就更不能停留在表面,因为那将无法认识哲学危机所包含的重大哲学问题,从而把握危机大多会蕴含的契机。 )或作为整体的存在开始的。 《易经》之所以为群经之首,就是因为它明确试图用“易”(不易、变易、易简)这个概念来从整体上把握天地万有的根本。

而爱奥尼亚学派的哲学家用水、无限或气来解释世界存在时,也是这个意思。

  哲学从其诞生之日起,就以思考大全为根本特征。 当然,这决不是说哲学不思考其他问题,而是说,哲学思考任何问题,都必然是在大全或作为全体的存在的基础上进行的,都必然可以还原为此一问题,因为大全问题不能肤浅地理解为纯粹范围问题,而应理解为最高的问题和终极性问题。

胡塞尔说哲学从古代到近代都是“关于存在者全体的学问”,①不但符合西方哲学的事实,对于中国哲学也一样适用。   但是,哲学对此最高问题和终极性问题的思考,绝不同于一般的对客观知识的追求,而是要找到足以给自己的存在和世界的存在以根本指导的原则,发现自己和世界的存在根据,也就是根本道理,以使自己能够安身立命。 没有这样的根本原则和根本道理,人类就会觉得自己无家可归,自己的存在是无根的存在。 人与其他生物最根本的区别,大概就在于要给自己的存在找出一个理由,要赋予自己的人生以某种意义。 但是,这种意义总是建立在人对自己和宇宙存在的理解基础上的,否则他就无法根据这种理解,而不仅仅是本能来决定他在世界上的种种行动。

人在思考自己生命的意义的同时,也在思考世界和宇宙的意义,因为他一开始便把自己与宇宙视为一体。

古人所说“为天地立心”,正此之谓也。

  然而,哲学的这个特性,近代以来却被逐渐否定和抛弃。

这不是偶然的,而是由于现代性使然。 胡塞尔曾明确揭示过现代性与哲学危机之间的内在关系。 首先是万物一体的信念在近代动摇了,“这绝不仅是由于表面上的原因,即形而上学不断失败与实证科学的理论和实践的成就锐势不减地越来越巨大的增长之间荒谬的令人惊恐的鲜明对比”,②而是近代科学(伽利略)将自然数学化,使得自然成为一个自身封闭的物体世界。 这“很快就引起了关于世界一般的理念的完全改变。

世界可以说分裂成为两个世界:自然和心灵的世界”。

③  与此同时,是主体概念的出现,事实上这是同一个过程的两个相关的方面。

近代主体性概念是人对自己认识世界能力产生怀疑的产物,笛卡尔主体哲学的基本特征就是疑字当头。

正如阿伦特所指出的,笛卡尔哲学为两个噩梦所苦:一是实在性的噩梦,即无法确定世界的实在性和人类生活的实在性;二是对人的认识能力怀疑的噩梦。

④这种最终只能确定自己的主体地位的主体概念,最终的结论是我们认识的不是世界本身,而是我们对世界的主观建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