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文学 > 西方文学

玉蝴蝶·为甚夜来添病

时间:2019-07-04 21:37   编辑:本站

玉蝴蝶·为甚夜来添病

我先大夫东南游,六年云水穷抉搜。 吹嘘人物到方外,伯乐未忍轻骅骝。 老师一见心相投,气味要是同薰莸。 尘埃岂解埋珠玉,自有宝气干斗牛。 作诗为文尽馀事,劲节凛凛横九秋。 俗子欲交辄掉头,我友天下第一流。

虽遭谤骂不少避,年世久已同浮沤。 我昨南来自炎州,师亦方解钟仪囚。

握手流涕古汴沟,生死骨肉我未瘳。

众人见弃谁相休,累然独处空山幽。 忽闻剥啄师唤我,洒扫茅堂三日留。

行行吴越有旧隐,明年当泛西湖舟。

赠言乃是朋友义,敢效儿女空绸缪。 夜光明月宜自收,虎文豹缬非身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