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文学 > 西方文学

【封面报道】家乡是他们的流放地

时间:2019-05-14 21:33   编辑:本站

  18岁的王景义蹲坐在家后山的顶端,沉默地看着远方。   冬天的西海固是旱渴的黄色。

峰峦石脉茫茫无边,四野苍凉,丘陵上一个个圆圈循环往复,像煎得焦黄的油饼。

三年前他离开家乡时,是秋冬之际,风景比现在更悲凉。

  他瞒着家人从学校逃了出来,收拾几件衣物,坐上了去银川的车。

他的初一上了不到一个学期。 从那以后,他的书包就挂在房间的角落里,面对着一块写着“知感”的书法牌匾。 出逃总是刺激的,他看着倒退的风景,心中兴奋不已:不用再看着二三十分的试卷心灰意冷,也不用对着无解的数学题无名火起,不用因为开小差和逃课被老师鞭抽棍打,也不用听着外出的哥们儿高谈阔论而心生羡慕。 他早就觉得他不是读书的材料,还不如去外头闯闯,他在实现生命中“第一个伟大的念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