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文学 > 西方文学

第122章 人多欺负人少港岛大亨最新章节

时间:2019-07-11 12:29   编辑:本站

第122章 人多欺负人少港岛大亨最新章节

送走采访的记者后,《龙少爷》正式开机。

≤叶景诚也没在撩妹子,坐到主摄录机旁边进行监督。

开拍的第一场戏,是为了让观众代入城龙的角色,一个调皮又贪玩的少爷仔。

用练功的时间来玩弹弓,直到他老豆走过来监督,才装模作样的开始练功。

“咔!”导演唐炎粲喊了一声。

这个角色对城龙来说完全是本色出演,再加上和他之前拍摄的影片套路差不多,驾熟就轻的情况下直接pass,继续下一个镜头的拍摄。

第二场戏是耍刀的镜头,原来应该难不住城龙。 有之前积累下来的经验,耍一个套路出来再容易不过,事实也是如此。 但问题就出在这里,在叶景诚看来,这个镜头太过严谨,完全没把那种诙谐展现出来。

他不是拿钱不办事的人,何况演戏也要演全套,所以他打算纠正这个问题。

城龙可以从旧武侠成功转型,引人发笑的动作是一个卖点。

但是现在的他,动作依然是一招一式,根本还没舍弃旧武侠的套路。 说句真心话,这个剧本在叶景诚看来非常老土。 之所以取得如此好的票房成绩,除了因为城龙本身的号召力,再有一点,就是他有别于传统的功夫,动作更加浮夸甚至是离谱。 有时候一个无意的动作,都可以引来一片笑声,这一点就是叶景诚要求的。

“过了!”唐炎粲不耐烦看了叶景诚一眼,说道。

“唐导演,你是什么意思?”叶景诚冷眼以对。 这个唐炎粲是大导演张彻的契仔。 年纪不过长叶景诚几年,如果不是靠关系上位。

他这个名不经传的小人物,可能二十多岁就成为导演?“没什么意思。

我只是觉得这个镜头ok。 ”唐炎粲一脸无所谓的说道。

明显是想借这个源头挑衅叶景诚,要知道他十五岁就混迹片场,十八岁被张彻认做契仔。

你说换一个年长的人压在他头上,那他心里还没那么不舒服。 偏偏这个监制只有二十出头,加上媒体一系列的传播。 同样算得上年少器成的他,并不认为自己比对方差在哪里。

何况叶景诚如果真的有本事,还会沦落到现在替人打工的地步?“我要求你重新拍这个镜头。

”叶景诚见唐炎粲如此招积,还一脸不将自己放在眼里,他站了起来示意摄影师停机。

“我还没出声。 你们停什么机?”唐炎粲对几个摄影师发飙。 又指名道姓警告叶景诚,说:“姓叶的,怎么拍摄是我这个导演做的事,你只要知道这部戏什么时候开拍,什么时候杀青,进度如何就行了。

不要以为自己是监制,就什么问题都要管。

”“呵,你是导演?很巴(niu)闭(逼)的说?”叶景诚扭了扭脖子,讽刺道:“不知道唐大导演你有什么代表作?又有多少部作品可以破千万票房的?”唐炎粲被人揭老底。 正确来说,别说是一千万,他连一百万的作品都没有,此时恼羞成怒的说道:“你这么有本事。 现在也不用给人打工啦。 ”“怎么,看我不顺眼?这里……”叶景诚一声冷笑,拍了拍自己脸颊说道:“来打我。 ”这个时候。

城龙走了上来当和事佬,拍了拍唐炎粲的手臂。

而后对叶景诚说道:“诚仔,算了。

有什么好吵的。

不对就说到对咯。

”“那你看吧,如果你觉得他对,这部戏我也没必要在场,你们爱怎么折腾怎么折腾。 ”叶景诚直接坐下来,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 “不如诚仔你先把你的构思说给我听,我耍出来大家也可以当场评分。 ”城龙拿叶景诚没办法,只能自己放下姿态。

这部影片有他的一份,虽然只是5%,但是影片反应热烈的话,也是一笔不小的数目,他自然想做到最好。

“对啊,叶生。 你不妨先扬一手给大家看,大家对你的本事都有个认识嘛。

”即将出场的火星凑上来帮口。 “是啊,叶生。

到时候是龙是龙一眼可以看得出。

”太保瞪了唐炎粲一眼,明显对这个人不爽。

“你又有多厉害?还不是二打六一个。

”唐炎粲恶言相向,甚至推了太保一下。 “什么!想打架啊!!!”太保当即推了回去,别看他的样子十足无赖,其实脾气非常的暴躁。

“扑街仔,要打架出生,单挑还是群殴?”“早死仔,有没有听过宁犯天威,就莫犯众憎。 现在你惹到我们,你自己说像怎么解决。 ”一时间,十几个人围了上来,叫骂的叫骂,推搡的推搡。 唐炎粲做的最错的,不是开口讽刺叶景诚,而是不看清眼前的环境。

早两个月他先从邵氏跳槽过来,在嘉禾可以说一点关系没有。

偏偏这个剧组的龙虎武师,叶家班的成员几乎都在这里开工,真闹起事来没人会帮他。 “什么!仗着人多欺负人少啊?”唐炎粲骑虎难下,只能硬气道:“我是这里的导演,你们是不是想作反?”“算了,多大的事。 ”叶景诚扒开众人,说道:“这次就放他一马。

”话语刚落,叶景诚转身就是一记飞脚。

众人始料未及,不是说放对方一马吗?怎么就自己动手了。

当众人反应过来的时候,唐炎粲已经飞出几米远。 “我呸,在我面前扮大老虎,大爷我前世是武松。 ”叶景诚粗俗的吐了一口痰。 ………………“搞什么啊你们?还要不要开戏?”不多时,邹纹怀出现。 叶景诚只是看了他一眼,若无其事的坐了回去。 他动手并不是看不顺唐炎粲,而是嘉禾再三找人试探他的底线,如果不是这个老狐狸给唐炎粲胆子,唐炎粲再够胆也不敢当他面呼呼喝喝。

唐炎粲捂着胸膛被人扶了起来,眼神却不敢像刚才那么放肆。 更多的是,像在和邹纹怀请示些什么。

邹纹怀走到唐炎粲身边,问道:“没事吧?”“没事。 ”唐炎粲摇了摇头。 “没事就继续拍戏,这方面听诚仔的,你的本事还比不上人家。

”言外之意,这件事到此为止。

“知道。

”当唐炎粲重新走过来时,叶景诚忽地扬起手,直吓得他举手格挡。 只是,叶景诚的目标并不是他,而是摆在离他不远的一瓶汽水,拿起来一边喝一边问道:“怎么?用不用我赔你医药费?”“不用了。 ”唐炎粲拳头捏得死死的,却是一点报复的机会都没有。 “诚仔,你当是大人不记小人过,不要再和粲仔计较。 还是先指点一下我的套路?”城龙没想到叶景诚脾气如此暴躁,以前给他的印象都是很温和,很好说话,甚至给人一种好欺负的人。 现在看来,完全是善者不辩,辩者不善。

粗俗点说就是咬人的狗不叫,叫人的狗不咬。 看着叶景诚对城龙的指导,邹纹怀摇了摇头离开。 回到嘉禾直接找来何贯昌,将具体的情况说了出来。

“我都说了他这个人很难搞,而且这一次,我觉得他是做给我们看的。

”何贯昌摇了摇头。 “算了,这件事到此为止。 ”经过这一次的试探,他已经探出叶景诚的底线。

何止是一匹无法驯服的野马,简直是一头连摸都摸不得的恶狼。 不过,这次的试探中也证明了一件事,叶景诚的成功并不是侥幸。 而是他对事物的严格要求,过程中非常重视影片的质量,而非好像其他人为了提高工作效率,很多剧情和制作往往会应付了事。 (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