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文学 > 西方文学

毛滂《南歌子》全诗赏析

时间:2019-07-09 11:34   编辑:本站

毛滂《南歌子》全诗赏析

绿暗藏城市,清香扑酒尊。

淡烟疏雨冷黄昏。 零落酴醿花片、损春痕。

润入笙箫腻,春馀笑语温。

更深不锁醉乡门。 先遣歌声留住、欲归云。 作品赏析  绍圣时,毛滂任衢州推官,这首词大概就是那时在宴席上酬唱之作。   《南歌子》又名《南柯子》、《风蝶令》。 是唐教坊曲名。 这首《南歌子》采用双调。

词的上片,起句对仗工整,“绿暗藏城市,清香扑酒尊”,一个“藏”字,写词人登台四望,重山叠翠,树木丰茂,整个城郭被浓重的绿色笼罩住了。

一个“扑”字,则写出宴客堂内弥散着诱人的酒香,沁人心脾。 而接下二句,写了四周围的景物:暮春黄昏时分,淡淡的炊烟,疏落的柳枝,和荼花架上随风飘落的片片花瓣。

咏物亦有所指。

“荼不争春。 寂寞开最晚”(《荼花菩萨泉》)“一片花飞减却春。

风飘万点正愁人”(《曲江》),表面惜花伤春,实际是一种思想寄托和自惜其身的体现。 毛滂用冷色调勾画了一幅自然界春暮哀凉的图画。

他虽身居微官,仍时时感到寂寞孤独。 在这种情况下,他是渴望人生的知己、友情的温暖和慰藉的。

  因而词的下片,毛滂用暖色调描绘了一幅美好的宴乐图。

起句又是一个对仗句,“润入笙箫腻,春余笑语温”,用清香的酒润润喉咙,吹起笙箫来,曲声优美,格外动听;虽然天气微冷,但宴席上宾主酒唱和,纵情谈笑,如坐春风,暖意融融。

这一“润”字照应上片的清香之酒;一“温”字又与“冷”字产生鲜明对比。

友情暖人肺腑,更何况美酒下肚?此时,词人放情狂饮,不能自已。 尾句“更深不锁醉乡门,先遣歌声留住、欲归云”,真可谓醉人醉语醉举而不知醉了。 夜已更深,宴席不撤,索性一醉方休,而且还吟诗讴歌,让歌声留住那想归去的云彩。

到此际,词人那种淡淡的哀凉情绪暂时丢到九天云外去了!这兴致勃勃的劝酒词,显得多么淳厚、爽快、热情、真诚呵!(张奇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