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文学 > 西方文学

第一卷 270总裁的幼宠(51)让你见识什么是真正

时间:2019-07-24 08:23   编辑:本站

第一卷 270总裁的幼宠(51)让你见识什么是真正

柔软的‘唇’瓣贴上来,含着他的下‘唇’一下一下的亲‘吻’‘吮’吸。 他凝着她,不回应也不抗拒,只依旧一副冷漠的表情看她因紧张而颤得厉害的长睫频繁眨动,看她眼角不断溢出的泪水滑过她一如往昔娇嫩光滑的脸颊。 他的冷漠让宋碧菡有些难堪,双臂自他背后往上攀爬,紧抱住他的臂膀,示意他抱自己,他却仍然不动。 “景之……”她轻柔低喃,透着哀求的语气无助到极致。 关景之敛眼不和她对视,借以掩饰眼底随时可能泄‘露’他心事的情绪芑。 “我不怪你,但我没办法再和你在一起。

”拨开她的手,他继续走向玄关,‘挺’拔的背影似不带半丝眷恋。

宋碧菡望着他,哭成泪人儿气冲星空。

“姚政骞说当初我离开你时你爱上我了,是真的吗?”她哽咽着问他,前头的男人却步伐丝毫未做停留,径直走到鞋柜前换鞋猬。 “你真的不要我了吗?”宋碧菡忍着难堪问出这句,关景之换鞋的动作僵了僵,又继续。 “景之……”宋碧菡走过去,泪水流得满脸都是,视线也模糊,却仍目不转瞬盯着他英俊的容颜。 “景之,你别这样对我……”她勾住他颈项,把泪湿的小脸埋入他颈项窝,让那股熟悉好闻的气息涌入她的呼吸,灌满她整个‘胸’腔。 “……你别说伤我的话,别不要我……”她‘抽’泣着低语,窝在他怀里的纤细身子轻轻颤抖。

再度被抱住的关景之皱眉,忍耐着推开她的冲动,瞪着她的发旋,嗓音沉郁:“你提出分手时就应该想到我不会吃回头草。 ”“……”“你说你一直爱我,那又为什么过了这么多年才回来?”“……我怕小多智力方面有缺陷。 ”宋碧菡抬眼看他,红红的眼眶仍蓄着一汪晶莹:“虽然小多出生时医生说他很正常,可我还是担心……所以我想等他大一点……而且,我还没做好准备回来见你……”“……”“景之,你别生我的气,我那时年轻,考虑事情不周全,也太冲动,可我现在不会再像以前那样了,我不会再离开你。 ”她连声保证,求他再给自己一次机会,不在乎此时的自己是否卑微。 “你让我怎么相信一个有前科的人?”“……”“你能马上辞掉你的工作,安心在家做个家庭主‘妇’?”不确定他这么说的意思是不是动摇了,宋碧菡却不假思索的立即点头。 “如果再有人拿我和别的‘女’人亲热的照片给你,你还会不会不分青红皂白对我发脾气?”宋碧菡想了想,摇头:“我以后会百分百的相信你。

”“说得好听。

”关景之轻哼,紧绷的神‘色’却明显缓下来。

宋碧菡见状悬高的心稍稍放松一些,吸了吸鼻子仰头用‘唇’摩挲他的下颚,揽住他颈项的双臂收紧,大半个身子都挂在他身上。

关景之盯着她‘诱’人的‘唇’瓣,喉咙干涩的耸动两下,下腹也随即涌过一阵燥热,化为‘欲’念,如同蛰伏的猛兽,大有倾巢而出之势。 他暗自深呼吸,想开口说什么,耳边却听见一阵‘咕噜’怪音。 他微扬高眉,而宋碧菡臊红着脸满满窘迫。

“我还没吃晚饭。

”黑眸掠了眼她尖得过分的小v脸,忍着训斥,拧着眉梢把她从身上拉下来,换回室内拖鞋,走向厨房天才霸主最新章节。

宋碧菡望着他的背影,眼底再度湿热。

————厨房的厨具是关景之把小多接到身边后重换的崭新厨具,每一样都光可鉴人,透着干净整洁的光泽。

宋碧菡着魔般目光紧盯着那双修长漂亮的大手动作熟练的洗、切、炒、注水、放入面条、调味,很快,一碗香气四溢的海鲜‘肉’丝汤面便新鲜出炉了。

“你陪小多睡,我睡书房。 ”把面条端出来放到餐桌上时,关景之开口,而后不等她回应,径直回房洗漱。 宋碧菡目送他背影消失时回神,望着面前这碗热气腾腾的面条嘴角勾起一丝笑意。

虽然他并没有说原谅她或者让她重新回到他身边,但这碗面条给了她勇气。

吃完面条把碗刷洗干净,回到卧室时关景之还在浴室里洗澡没出来。 她放轻脚步走到‘床’边望了眼熟睡中的儿子,俯身在他额头上轻轻落下一‘吻’。

浴室‘门’打开,关景之系着浴巾出来,黑眸触及‘床’一侧的宋碧菡时,擦拭头发的动作滞了滞,随即又若无其事的走向衣橱去拿睡袍。 宋碧菡在他走出浴室那刻目光便胶了过去,盯着他肌理分明的完美线条,脸红心跳。

沐浴‘乳’的气息‘混’合一丝暧昧在空气中弥漫开,心底一个小小的声音煽动着宋碧菡朝关景之走去,他却仿若未睹,套上睡袍连招呼都没打一声便走出卧室。 关‘门’声让宋碧菡心头一阵浓重的失落,望着那扇紧闭的房‘门’皱眉。 ————关景之回到书房,打开笔记本电脑打算办公,心思却完全不在工作上。 她会回b市他并不意外,毕竟儿子在他这边。 意外的是她说她从来就没选择过其他男人,那当初她和龚梓越一起去法国又是怎么回事?那时她提出分手,之后又和龚梓越一起去法国,换做是谁都会误以为她是选择了和龚梓越在一起。

即使他很清楚那时她爱的是他,但也有可能是因为龚梓越对她好,而她觉得内疚所以最后以婚姻做为报答。

这几年他就是抱着这样的想法所以才一直没去找她。

当初他给过她反悔提出分手的机会,是她不珍惜。 所以即使从合作商变成好友的姚政骞口中得知她们母子的存在,他也没有立即飞过去见她们,而只是让姚政骞暗中帮忙照顾。

直到姚政骞说对她感兴趣,他明知道他是在开玩笑,却还是鬼使神差的飞去了g市。

但他还不知道该怎么处理那段复杂的感情,他已经无法再像以前那样笃定她对他的感情到底有多真。 当初还爱着他时她都可以提出分手和别的男人远走高飞,更何况是分开六年多以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