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文学 > 西方文学

小小“嫁妆”驱动区域经济:背后有什么故事?

时间:2019-05-27 14:02   编辑:本站

机会对于不能利用它的人来说又有什么用呢?正如风只对于能利用它的人才是动力。 这次的机缘巧合,为眉山泡菜产业的发展起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1991年,东坡泡菜首次走出国门。 1993年开始,眉山市泡菜企业、加工作坊如雨后春笋般竞相开花,涌现出了川南、李记、惠通、汉超、邓仕等一大批泡菜加工企业。

到2006年,仅东坡泡菜企业就有近50家,加工作坊不计其数,年蔬菜加工量从不足10万吨增加到30万吨,年销售收入超过7亿元。 在眉山泡菜产业发展的过程中,若是有一刹那的胆怯,也许就放走了幸运对它伸出来的香饵,也就尝不到今天的利好。 如今东坡泡菜产业提速前进,加速驶入快车道。

这碟小小的泡菜从21世纪初年销售收入不到1亿元,突飞猛进到2010的年销售收入30多亿元,创造了10年增长30倍的眉山速度,再到2018年东坡泡菜的销售收入达到200亿元。 东坡泡菜早就不仅仅是餐桌上的一碟小菜,它还承载着更大的商机,也正因为此,眉山市跃升为四川泡菜的主产区。 2018年,眉山泡菜加工量超过175万吨,实现产值亿元,在国内占据三分之一的市场份额。 小泡菜大格局再大的饼也大不过烙它的锅。

随着时代的变化,人们消费观也在发生变化,个性化需求和购买行为碎片化随之出现,这也是新零售兴起的重要原因。

从前销售渠道比较固定且单向,小品牌很难获取渠道资源,再好的产品也担心卖不出去。 但随着移动互联网时代的到来,到处都是发生颠覆性的变革。 原先,东坡泡菜销售的渠道主要是商超,个体门店和食品批发市场等。 如今这里的泡菜企业搭上电商顺风车,从中尝到不少好处。 不过随之而来的,还有企业之间激烈的竞争。 据统计,现在眉山泡菜园区已入驻的泡菜食品及相关企业达22家,其中已经投产的就有13家。

市场竞争日益激烈,都是东坡泡菜,怎样才能拌出不同的味道来?规模较大的企业,如果纯粹做商超,容易陷入被动,泡菜行业最大的问题就是它的附加值较低。 比如在商超条码固定的前提下,企业前期投资大,可是回报率低,只能做长期投入才能看到更高的回报;再遇到商场搞活动做促销,企业更是让利亏本。

而小的夫妻便利店也存在随时倒闭的可能。 在四川,大大小小的泡菜品牌非常多,泡菜的口味也相差不大。

在这种条件下,人们宁愿购买低价位产品,所以规模小的泡菜企业在川内就很吃香。

那么规模大的企业更愿意出川,在产品上,他们能为新增的用户群体创新定制,提升产品的附加值,还能够拓展渠道和用户群。 泡菜企业的发展,在跟着大格局的变化而变化。

如今,品牌知名度高的泡菜企业在互联网牵引下,线上销售情况也如火如荼。 但对于发展型企业来说,主要销售渠道还是在线下,依自己企业情况而定,而不是盲目跟风。 另一些小的泡菜企业主打线上战,与同行相比,成本较低、竞争较小,他们不仅能做出自己的特色,还可以打造网红品牌等,从而建立了固定的消费群体。

由此可见,企业竞争愈激烈,就愈考验泡菜这一行业的未来。 背后的政策推手为了泡菜,眉山市委、市政府可没少费功夫。 中国泡菜产业园建园以来,眉山市委、市政府累计投入建设发展资金30多亿元,建成平方公里的产业聚集区。 还专门修建了中国唯一的泡菜博物馆,打造泡菜行业的4A级旅游景区,并且每年都将举办国际泡菜博览会,文化产业带动经济双轮发酵。 政府财政每年投入上千万元对核心区基地标准化种植泡菜原料进行种植奖补,还出资2亿元设立农业和中小企业融资担保有限公司,出资1000万元设立农业信贷风险基金,帮助农业泡菜原料基地新型经营主体和业主解决融资难问题,使眉山泡菜原料可种植面积每年保证在45万以上。

目前,眉山市国家级农业产业化重点龙头企业有3家,省级农业产业化龙头企业有9家。

泡菜园区省级龙头企业一名负责人说,如今生产泡菜的痛点是原料和污水排放。 比如泡菜原料的价格每年都会波动,如果产量高出原料储备,那么我们就会高价购买其他厂的原材料。 另外,国家重视环保问题,腌渍类产品最大的弊病就是很难达到污水排放的高标准,除非投入很多资金,否则投入和产出不成正比。 眉山市政府也在想办法解决这些痛点,让当地泡菜产业持续发酵。

政府鼓励泡菜企业与家庭种植户直接对接,按需签订合同订单、明晰责权,实施蔬菜特色保险、蔬菜价格指数保险,保费由财政直接补贴80%。

在当地,一位泡菜原料种植户讲,因为我们这里的泡菜,本来外出务工的孩子又回到了自己家,没想到在自家干活也能有不少的收入。

泡菜产业同时带动了当地人的就业。 据了解,园区内外15万农民实现年种植收入亿元,带动万农民就近务工,惠及基地农户22万户,实现工资性收入10亿元。

可见,这个坛子有点深。 从一碟小菜到全城泡菜,再到走出国门,它已成为百亿级产业的大菜。 我们有理由相信,这口泡菜坛还能装下更庞大的未来。

小小“嫁妆”驱动区域经济:背后有什么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