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文学 > 西方文学

第一千二百一十八章 破局的钥匙至尊特工最新章节

时间:2019-07-04 19:52   编辑:本站

第一千二百一十八章 破局的钥匙至尊特工最新章节

柳成旻微微一愣,旋即眼光中露出了掩饰不住的喜色。

柳成旻深深一躬:“谢谢!”秦阳呵呵一笑,随意说道:“不用客气,举手之劳!”秦阳转身进了酒店,柳成旻等到秦阳一直看不到身影了,这才回到了车里,一双手早已经不自觉的握紧成拳。 兴奋!柳成旻这么多年一直隐忍退让暗中布置,却一直不敢动手,因为柳家是修行者世家,就算自己发动,在棋盘上绞杀了自己的目标夺取了胜利,但是柳家上面的人只要出手,却可以把整个棋盘都给掀了。 柳家固然也有支持他的人,毕竟他的修行天赋,他的能力都比他那个骄纵跋扈的大哥要强太多,但是因为那个男人的态度,他没有半点的机会。

那个男人从来就没有真正的当他是真正的儿子,如果不是柳成旻修行天赋告绝,年纪轻轻便已经进入大成境,让家族有些重视,恐怕早就被不知道扔到哪里自生自灭去了。 即便如此,以他的能力,柳家的能量,却只丢给他一个副电视台的职务,而这也是那个男人捣鬼的原因,或许是他漠视这个儿子,或许是他知道这个儿子心中的恨,他不愿意给他任何一分腾飞的机会。

柳成旻和秦阳说这些,其实心中也并没有报多大希望,一来两人才认识没多久,交情还不够,二来如同秦阳所说,他实力也不过大成境,又是外国人,要说震慑柳家,真的很难。 可是,秦阳却给了他一把钥匙!一把破局的钥匙!人有生老病死,修行者也会!不仅那些厉害的修行者会生病,那些厉害的掌权者也会有,而这个世界上的规则,往往是年纪越老的人,手里掌握着越大的实力!秦阳要将自己医术的能力借给自己,让自己来获得一些强者的友谊或者回报。 看病自然不会白看,是要付费的!虽然说生命都是平等的,但是这些强者为了自己的性命,他们自然愿意付出更多的资源,他们也能办更多的事情。

包括震慑柳家!柳成旻哪怕隐忍已经成了习惯,但是却依旧用了至少五分钟,才让自己兴奋的大脑彻底的冷静下来。

他闭上眼睛,沉思了片刻,摸出了手机。 “金川,你去做一个调查,首尔的几大修行家族门派以及手里掌握实权能够对柳家造成威慑力的大人物身边都有谁患病需要治疗的,拟一个名单给我,我给你三天时间!”……接下来几天,秦阳几乎足不出户的呆在宾馆里,跟随芍药学习韩语。

秦阳超高的精神力带来的恐怖记忆力和学习能力再次显露无疑,算上之前几天的零碎学习,秦阳不仅学完了韩语的基础发音,更记录下了数百个代词、各种名词以及很多动词,还学习了简单的语法。 短短不到十天的学习,秦阳已经能够缓慢而清楚的进行一些简单对话,比如XX是XX,XX在哪里,晚餐吃什么等,现在继续需要提高的便是实际对话以及单词量的扩大。

秦阳和芍药之前现在已经全部变成了韩语对话,虽然秦阳说得很慢,但是他的进步确是肉眼可见。 “这是猎鹰他们的调查,柳成旻并没有对你撒谎,他说的都是真话。

”芍药将电脑上的一份文件对准了秦阳:“柳成旻的母亲在他十岁的时候因病去世,据说是长期忧郁引发的疾病,他的母亲去世后,他被他父亲派人接回,这些年他们父子关系很淡漠,他父亲对他并不看重,他的大哥也是各种排挤打击他……”秦阳眼光落在那份调查报告上,微笑道:“虽然我知道他应该不至于骗我,但是还是调查一下放心一些。

”芍药皱着眉头道:“你准备帮他?柳家能量不小,如果招惹到,可是一个麻烦。

”秦阳摇头笑道:“柳家的事情,我不会管,也管不了,我只是手痒,帮着救几个人而已,作为一名医者,救死扶伤那不是应该的嘛。

”芍药之前听秦阳说过治病的事情,忍不住微笑道:“你这一首可真高啊,完全是借花献佛,那些人只要被你治好,欠了你和柳成旻的人情,那柳成旻真有啥事要求他们出手,他们自然不会坐视不理,那柳成旻便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事情了。

”秦阳笑笑:“帮人就是帮自己,我以后说不定还经常要来韩国,有些人际关系,总归是好事,毕竟我只是治病救人,可没做其他什么事。

”芍药微笑:“你这可是给柳成旻雪中送炭,有你牵线搭桥,如果他和那些权贵搭上关系,那他在家族中的地位自然直线上升,就算真干了啥事,只要没背叛柳家,一些内部争斗便显得不那么重要了。

”秦阳神情轻松平静:“那便是他的事情了,作为朋友,我能帮他的都帮了,如果他还做不到,那就不要怪我不给力了。 ”芍药嗯了一声,转换了话题:“光棍节那天演出的资料,他们也搞到了,包括演出嘉宾名单也都有了。 ”芍药打开了一份名单,微笑道:“居然有一个熟人呢。 ”秦阳眼光一扫,眼光微微一亮:“郑泰西?”芍药微笑道:“S-girl是公司新推出的女子组合,郑泰西公司的台柱之一,作为表演嘉宾出场,自然也是帮自己的后辈们撑撑场子。

”秦阳微笑道:“郑泰西给S-girl站场,那她们应该便会认识或者说有交集,看来认识金恩静的途经就得通过郑泰西了。

”芍药点击电脑:“还有场地的资料也有了,不过因为距离表演那天还有点时间,临时应该还会有一些布置,这些就只有前一天才会知道。 ”秦阳一张一张的点击着会场的照片,这些照片显然都是猎鹰两人进入会场拍摄的,不仅有前场的照片,就连后场的照片也都有,非常的齐整。

秦阳对此一点都不意外,这种地方又不是什么守卫严密的地方,凭他们的本事,要搞点资料那只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秦阳的鼠标忽然停了下来,眼光落在了面前的照片上。 那是后台通往前台的通道,通道的侧面墙上有着一排钢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