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文学 > 西方文学

第四百一十九章 拯救至尊特工最新章节

时间:2019-07-04 19:52   编辑:本站

第四百一十九章 拯救至尊特工最新章节

气垫城堡上,有很多玩耍的孩子,城堡的周围有着很多孩子家长,当气垫城堡爆炸时,周围的家长们惊呆了。

看着被掀飞到空中的孩子,这些家长脸上写满了震惊和恐慌,然而他们的身体却根本来不及做出任何的反应,唯有眼睁睁的看着孩子们从天上落下来,摔向四面八方。 秦阳作为一名修行者,反应自然是飞快的,他选择了距离他最近掉落的那个孩子。

那个孩子被爆炸的气浪掀飞,头下脚上的向着地面直接砸了下来,如果落下,头部落地,绝对会脑袋开花。 秦阳身形如电,瞬间的出现在那个孩子的旁边,脚掌发力,身子直接从地上弹跳而起,人在空中伸出了双臂,一把搂住了这个孩子,然后双手用力,将孩子在空中放平,然后落下。 秦阳肩膀落地,身子顺着地面一个翻滚,顺手松开了这个孩子。

来不及起身,秦阳脚掌一撑地面,身子违背重力规律的斜斜窜起,再次伸出双手,再次接住了旁边一个落下的孩子,然后抱着他砸在了地上。

秦阳一口气连续救下了两个人,却也到了极限,毕竟事情发生得太突然了。

被爆炸掀飞的孩子们四散落下,有的运气好一些,落在了气垫上,并没有受太重的伤,但是却也有几个小孩子直接砸在了地面上以及落到了旁边的小湖里。 整个气垫城堡周围惊呼四起,无数的人在奔跑,小孩的哭声,叫妈妈的声音……秦阳从地上抱着那个孩子站了起来,那孩子被秦阳抱着,并没有受伤,但是却被吓懵了,愣了两秒后,这才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一个少妇快步的跑了过来,一把把孩子抱在了怀里,惊魂未定叫道:“儿子,有没有伤到哪里?”秦阳从地上爬了起来,那少妇已经检查了孩子,发现孩子居然一点伤都没有,顿时后怕不已,感激的拉着秦阳的手:“先生,谢谢你救了我的孩子,真的太感谢你了。 ”秦阳伸手摸了摸孩子的头,微微一笑:“没关系,你快带着他到安全的地方吧。

”少妇千恩万谢,这才带着孩子离开,而之前救的那个孩子的父亲也跑了过来,他的脸色煞白,显然还没有从刚才的那惊恐的那一幕中回复过来。

他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儿子被炸裂的气浪掀飞,然后头下脚上的砸下来,当时只感觉脑袋一片空白,以为自己儿子死定了,谁知道秦阳半路杀出,直接扑上去救下了儿子。 “小兄弟,你是我儿子的救命恩人,谢谢你救了我的儿子,要不是你……”秦阳眼光扫过周围,看着不远处掉在地上就没爬起来的两个孩子,脸上露出了忧色,打断了那男人的感谢:“不用谢,我去看看其他孩子情况,你带孩子先到安全的地方。

”这时候很多孩子家长和热心的市民,有的跳入了湖中营救落水的孩子,有的帮忙打电话叫救护车,现场乱成了一团。

受伤的孩子有不少,但是大部分都是轻伤或者惊吓,却有几个孩子因为从半空摔到了水泥地上,伤得不轻,有一个孩子更是摔得头破血流,直接砸在地上就没了声音。 康妮来到了秦阳的身边,一脸震惊的问道:“秦,发生什么事情了?”秦阳飞快的回答道:“气垫发生了爆炸,气浪掀飞了上面玩耍的孩子,不少孩子摔伤了。 ”康妮崇拜的看着秦阳:“你刚才的动作好快,你救了两个孩子!”秦阳嗯了一声,眼光扫过那个摔得头破血流的孩子,脸色有些沉重:“你呆这边别动,我过去看看那个孩子。 ”康妮脆声道:“我和你一起。 ”秦阳没反驳,叮嘱道:“小心拥挤的人群,小心摔倒!”“好的。 ”秦阳快步的走了过去,眼光迅速的打量周围,发现摔伤了好几个孩子,都在哇哇大哭,但是看起上去他们应该是摔到了手脚,而那个摔得头破血流的孩子则是面白如纸,双目紧闭,一动不动。 孩子的母亲抱着孩子哭得声嘶力竭,她又不敢挪动孩子,怕造成二次伤害,打了急救电话,救护车也还没到,唯有在旁边哭喊着孩子的名字,除此以外束手无策。 秦阳没有任何的犹豫,快步的走到了那个摔伤的男孩面前,蹲下了身子:“这位大姐,我懂一些医术,能让我帮他检查一下吗?”那孩子母亲仿佛抓住了救生的浮草,抹了一把眼泪连忙哀求道:“医生,你救救他,求求你救救我儿子……”秦阳嗯了一声:“我会尽力的。 ”秦阳仔细检查了孩子脑袋上的伤口,又翻看了孩子的眼睛,伸手握住秦阳的脉搏,一丝内气已经进入了孩子的身体,迅速的在孩子身体里游走。

迅速的检查完毕,秦阳面色有些凝重,这孩子不止是摔破了头,而且内脏也受到了严重的撞击,出现了破损,已经出现内出血的状况,情况可谓非常严重。

秦阳感受着孩子那逐渐微弱的呼吸,咬咬牙,伸出了指头,按住了孩子的几个穴位,内气倾吐而出,进入了孩子的身体,刺激着孩子的穴位。

孩子穴位受到刺激,慢慢的睁开了眼睛。 秦阳在替孩子诊断的时候,周围早就围满了一大圈围观群众,如今看到孩子醒过来,顿时都兴奋起来。

“醒了!醒了!!”“这小伙子真厉害,三两下就把人救醒了!”“不知道伤得重不重啊,我刚才看到他就这么啪的一下砸在地上,摔得好重……”“希望孩子没事,这才几岁啊,这怎么会忽然爆炸呢,这些孩子真可怜!”孩子母子看到孩子睁开眼睛,惊喜的跪在孩子身边,大声的叫着孩子的名字,但是这孩子虽然醒了,却依旧没办法说话,眼光也非常的暗淡,仿佛随时都要死去一般。 “医生,医生,我儿子他怎样了?”秦阳一边继续输入内气,刺激着他的穴位,尽可能的帮助止住内脏大出血,同时喝道:“给医院打电话,催他们快一点,这孩子内脏破损,内脏已经在出血,如果来晚了,就来不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