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文学 > 西方文学

囚爱:夫人休想逃金可可冯子鸣

时间:2019-07-22 16:44   编辑:本站

囚爱:夫人休想逃金可可冯子鸣

笔趣阁最快更新囚爱:夫人休想逃金可可冯子鸣最新章节。

为了不让亲人们食物中毒,金可可浅笑拒绝,“你要是无聊就去找干爹聊天,他常年一个人,心里一定藏了许多小秘密,快去挖宝藏!”“啊!对了,你说过他一直在等一个人,我猜那一定是个女人,为了干爹的幸福着想,我必须要弄清楚这个女人究竟是谁?不能让干爹孤独终老!”钱小甜无数次吐槽那个做事太绝的女人。 既然选择消失,为什么还要给人留希望?无数个孤单的夜,钱小甜不敢想象夏明荃是靠什么度过的。

夏明荃住进了后院,这些天金可可找人修建装修那几间屋子,让他们根据夏明荃的故居来布置。

金可可为了能够弥补夏明荃,特意又去了趟那个村子,将夏明荃的房屋里外布置都拍了照片。 所以夏明荃对新的住处万分满意。 眼看着天就要黑了,往常的这个时间,金乐乐早该到家了,可今晚她却迟迟不归。

金可可打电话给老师,特意询问一下金乐乐今天的状态如何。 老师说没有任何异常,得知金乐乐不见了,老师发动群众的力量,在学生群问了下有没有人知道金乐乐放学后去了哪里。 老天爷像是故意和金可可作对似得,天刚黑便下起了倾盆大雨。 金可可心事重重的放下筷子,这样等下去不是事,哪怕是漫无目的的找,也比守株待兔强。 “干爹,我出去办点事,小甜,你陪干爹吃的开心。

”没有金乐乐的消息,金可可实在没有心思去吃东西。 “你还是别去了,她那么大的人,还能丢了不成?”钱小甜不赞成金可可出门。

夏明荃不语。

冯子鸣面无表情,一副事不关己的表情。

那件事对冯子鸣来说是一场噩梦,若不是看在金可可的份上,他绝不会让金乐乐好过。 “万一出了什么事情,我怎么向我爸妈交代!”他们本就厚此薄彼,要是金乐乐有半点事情,他们肯定会将她生吞活剥了。

“交代什么?她又不是三岁孩子,自己做什么不知道?”事情没有发生在钱小甜的身上,所以她才能说得不痛不痒。

“干爹,你们吃,我马上回来。

”金可可不再和钱小甜废话,心急如焚的往外走。 冯子鸣紧随跟上,他很清楚金可可为什么没有喊他一起,但是外面天黑了,他怎能放心她一个人出去?“大少奶奶,这么大的雨,出门会淋湿的。 ”林嫂担心的看着金可可。 “林嫂,你放心,我会照顾好自己的。 ”金可可递给林嫂一个放心的眼神,接过林嫂递来的伞。 林嫂知道金可可心意已决,不再多说什么。

触及紧随而来的冯子鸣,林嫂脸上渐露笑容。 大少奶奶总算是守得云开见月明了,真希望他们小夫妻的关系能够一直和睦下去。 “我陪你去。 ”金可可刚撑开伞,微凉的手便被一只带着温暖的大掌紧紧握住,暖流直达心底。 金可可来不及感动便随着冯子鸣的脚步往车库走,迎面袭来一阵风,金可可打了个寒颤。 “冷?”冯子鸣声音低沉的问。 原来电视上的剧情都是骗人的,什么有情饮水饱?有情不怕冷?她明明被狠狠地感动了,但还是能感觉到凉意侵袭。

“有点。

”在心爱的男人面前不需要故作坚强,男人体内有保护弱小的因子,所以再强的女人都要适当的示弱一下,这样才能夫妻关系平和。 冯子鸣脱下身上的西装,动作温柔的披在金可可的身上,“好温暖,谢谢老公。

”金可可紧紧搂着冯子鸣的胳膊,感动至极。

冯子鸣载着金可可转了几圈都没能找到金乐乐,这种情况又不能报警,只能暗中调查。 “强东,帮忙找个人。 ”做徐强东这行的,人脉广。

徐强东瞒着冯子鸣和兄弟们庆祝,情绪有些嗨,没有注意电话是谁打来的,直接接听。 当电话里传来冯子鸣的声音时,徐强东差点被电大雷劈,巨害怕冯子鸣是来找他算账的。 徐强东赶紧躲到角落里接听电话,“找谁?”得知冯子鸣是要找人,总算是送了口气。

只要冯子鸣不吵着演戏,哪怕冯子鸣要天上的星星,徐强东都会想方设法的摘下来送他,顺便多摘一颗,让冯子鸣留着哄金可可欢心。 “金乐乐。 ”“可可的妹妹?”虽不知道金乐乐是谁,但是熟悉金可可的人,只要听到金乐乐的名字,不用多想都能猜到她们的关系。

“是,照片已经发到你邮箱,请注意查收。

”冯子鸣正欲挂断电话,又想到一点,补充道:“她不是你能动的人!”金家明和束蕾的态度很是明显,金乐乐才是他们的掌上明珠,而金可可充其量不过是个商业联姻的棋子,稳固金家在W市的地位。 “我除非是想死,才敢碰你家人。 ”借他一万个胆子,他还无处安放。

上流社会的男人们没几个私生活不乱的,金可可心知肚明。

尤其这个年头,太多女大学生因为家庭跳条件一般,又习惯了高消费而不得不想方设法赚钱。 方法千万种,有些女大学生好吃懒做就会自甘堕落,一失足便走不了回头路。

窗外的雨下个没完没了,金可可捂着脸,心都在发颤。

“她不会有事的。 ”冯子鸣语气温柔的看着垂头丧气的金可可。 “你说是不是我对她太凶了?”金可可抬头,红着眼睛看向冯子鸣。

“凶?要换做是我妹妹,扭断她的脖子都有可能。

”冯子鸣可不是开玩笑。 这是第一次,倘若再有一次,冯子鸣不能保证他是否会杀人!“哎!她说她嫉妒我有个好的学习环境,但是她又怎能体会那种全校孩子都回家过节,就我一个人在宿舍的孤独滋味?每逢节日的前些天我总会变得特别焦虑,那种情绪陪伴到我遇到了钱小甜截止,她会为了我不回家过节。 ”提及过去,金可可便忍不住心酸、心疼,心疼那个年少无知的她。 冯子鸣倏地扣住金可可的脖颈,将她揽入怀中,如获至宝般的抱紧她。 难怪在面对混乱的婚礼之后,她还能一副处事泰然;难怪面临他的桃色绯闻,她充耳不闻,好似不介意;难怪她那般坚强,即便伤口裂开几次都不会流泪,原来她是觉得没人会心疼......笔趣阁最快更新囚爱:夫人休想逃金可可冯子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