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文学 > 西方文学

火爆蛇王韩歪歪卡斯免费最新章节阅读

时间:2019-07-08 11:06   编辑:本站

火爆蛇王韩歪歪卡斯免费最新章节阅读

主角是韩歪歪卡斯的小说是《火爆蛇王》,是作者凌镜所编写的仙侠风格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 小说精彩段落试读:今日,蛇宫张灯结彩,铺毯贴喜,诺大奢华的蛇宫大殿上,彩云铺陈,群姬火爆蛇王精彩章节试读:偏僻的小厢房中,清雅的熏香从屏风中的浴桶中传来,韩歪歪扑扑浑身的玫瑰花瓣,揉揉酸痛的两肩,费劲将被雷劈的黑糊糊痕迹擦拭掉。 抿唇,清澈的凤眸狭长溢彩,光芒不经意流逝。

到底是谁?她不解扬眉,赤LL的TT从其中矗起,裹上干净的纱袍卷卷沉甸发丝心中倒纳闷的甚,总感触浑身冷飕飕,仿佛有一双火色的眸一直虎视眈眈盯着她的一举一动,脊背上会窜上一阵寒。 是谁?处处和自个作对!从入洞房开始,便处处戳她眉梢,找她晦气,令她痴不成痴,智不成智,倒成个傻忽忽被戏弄的怨丫儿,难道她得罪何方神圣?即便她生性刁钻,性情古怪,擅长下毒,可不至遭雷劈这般逊吧?越想心中边越憋屈,她何德何能,劳烦雷神拎他的破锤子敲上一敲?果真诡谲!韩歪歪喃喃自语,半响,撩开锦被,灰溜溜钻入其中猛打冷战,心中祈祷今夜勿再闹她个妖孽附体。 那见鬼的阎翼,竟说她是妖孽,她哪像妖孽?哪有妖性?真想一针戳的他半身不遂……刚欲舒服躺下。 方知,祸不单行!刚欲闭眸假寐。

方知,不该你的赢不了,该你的躲不掉,这祸嘛,她闯必得闯,不闯见阎王,明显来者便一副锐利阴森的眸,面似桃花,嘴角噙着宛如嫣然花海的魅惑之笑,偶尔的冷冽从咻变的表情中流泻。 她,典型的表里不一。 她,拥有桃花般美貌的娇娘。 她,名唤醉竹,是阎翼的第三妾,在堡中地位显赫。

一身粉纱撩波千倾,那般媚色的姿态,莫说男子,连韩歪歪见到,皆暗暗称赞,好一个桃花仙子,好一个祸世妖姬。

妹妹,堡主走了?嘿嘿……废话!阎翼不走,她敢冒险?妹妹果真好可爱,笑起来皆那般甜?醉竹修长的指抬高韩歪歪的下颌,仔细端详半响那张清丽脱俗却不失柔媚的容颜,指甲狠划过她下颌,落下一道血痕道:这扬州第一美人儿,确名不虚传,美的比花愈娇。

痛,痛,好痛痛……哦?痛了?韩歪歪噙着泪花,亲眼目睹她粉色的长指甲在她柔嫩的面颊边狠划上一道,透过对面芙蓉镜,丑陋的血痕看的一清二楚。 我倒是想妹妹有何能耐勾的堡主对你网开一面,莫非这痴痴傻傻亦是张王牌?呜……呜……妹妹这啜泣的模样愈加惹人怜喽。 醉竹修长的指撵住她如羽扇般的柔软睫毛,微微一扯,两根滑向她紧抿的唇瓣。

韩歪歪恨恨攥紧拳,愤怒的火焰熊熊燃烧,骤然,醉竹抬起她的拳,冷嘲道:怎么?想打奴家吗?痴儿亦懂痛吗?需不需让堡主亲眼看看,他的妖孽不仅懂祸害,亦懂教训他的宠妾?恩?我的好妹妹,痴儿便好好躺在床上,等着喂药调养身子,勿再作弄吸引堡主的注意力,免得这满院的姐妹将你的睫毛,这般,一根,一根地拔光,哈哈哈~~~那猖狂而邪肆的笑声,回荡无穷,醉竹的身影已渺,韩歪歪的拳头却愈攥愈紧,眉宇中深邃的暴戾恍如天幕灯塔,那般的刺目……哈哈哈,活该!骤然,耳畔传来一声幸灾乐祸的拍掌叫好。

是谁?我是谁?我是你爹!卡斯边嚼着美食,边轻飘飘躺在金丝榻上,仿佛清泉制成的透明水泡。

你--哈哈哈,你丫的活该!卡斯像个顽童般雀跃叫好,瞥向她眼泪汪汪,憎恨愤懑的模样,心中甭提多有滋有味,恨不得绕房梁L奔十圈。

让你装**!装呀,接着装,拔掉睫毛拔眉毛,拔掉眉毛拔头发,再抽筋,拨骨,钝桔梗人骨汤……你到底是何方神圣?哼!韩歪歪巡视四周,确认他便栖身于此,却却肉眼凡胎看不到,莫非,他便是传闻中的魔鬼蛇神?敛眉,掩唇魅笑,她调侃道:呵呵,原本阁下便是那藏头露尾的乌龟?久仰不名,如雷灌耳哟。

放肆,你敢称本王是乌龟?本王?韩歪歪愈乐了,这家伙倒好套话,激一激,便动肝火,幽幽执过干净的手帕,边擦拭面颊上的血,边道:呵呵,阁下既知我的底细,亦能有隐身之术,那是是鬼喽,是好色的阎王爷爷?你才是阎王那厮!哦,哦,哦,不是鬼,亦不是人,这不人不鬼的,莫非是畜生?畜生,还不乖乖现身,藏身暗处算何鬼把戏?好一个兔崽子,脑筋倒转的狗屁快,想逼本王现身?想借机痛斥本王?打消你的鬼念头,收回你的黄粱美梦,本王便日日来你身边,夜夜宿你枕边,12个时辰令你毛骨悚然,哈哈哈。

卡斯异常阴险地暴笑,那般炽红魅惑的眸中,渗满邪佞的暴性,嘴角衔起一抹耐看的弧度。

想和他斗,那便省省吧,他再亦不是8年前的麻绳蛇,这**的性命如今操控在他手心,哼!我和你到底有何冤仇?韩歪歪眯眸谨慎询道。 大冤,大仇。 你给我讲个明白……老子凭什么和你这个蠢货讲?卡斯的将头探向她,粗壮的臂隐约抬高她下颌,刚欲戏谑两句,忽而,一根银白色的针戳住他粗糙的指,疼痛刹那弥漫全身,那副庸懒亦化作莫名癫狂。 你中毒了!韩歪歪大咧咧撇开嘴,扑通倒向身后的床榻,撩上棉被闭上眼睛补道:不解毒的话,便浑身溃烂。 他妈的,你个……有种!你只有一个时辰,小心挥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