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文学 > 西方文学

最新《纪少宠妻准则》陌千寻纪小北小说免费试读全文章节

时间:2019-07-11 20:39   编辑:本站

最新《纪少宠妻准则》陌千寻纪小北小说免费试读全文章节

精彩章节试读:其实,他也不是那么的讨厌。

至少不会让我反感到极点。 他现在不逼我,也不表达什么意愿,那我就顺其自然呗。 感兴趣只怕是这个世上最令人觉得可笑的东西了,兴趣是什么?那是有钱人的玩意儿,我的兴趣是做个三岁的孩子无忧无虑,可是这都是扯谈。 住了三天我彻底就住不下去了,再躺在病床上,我会发疯。

我也不吭声,他让人送来的东西,一概吃一口就不吃,他在我就瞪着他,我知道我瞪起人来,认真的幽怨着,还真是像怨妇的。

纪小北倒也不把我这些放在眼里,依然云淡风轻地看他的资料,或者是出去做事让人看着我,不吃饭可以,多吊二瓶营养水,让我徒感苦恼无比,却又十分的无奈,如果我拔掉针头,护士就不厌其烦地给我一直扎,痛的是谁?总也是我。 住足了一个星期,怨气也是厚积厚发了,第七天毫不犹豫地当着他的面扯掉了针头站起来,他在,但是没避着他,当着他的面脱下病服换上我的衣服,甩甩头发头也不回地走。 要是现在有高跟鞋多好,我总觉得生起气来穿高跟鞋走路十分舒服,咯咯直响。 但是纪小北让人给我买的是……布鞋。

正宗老北京的手工绣花布鞋,什么所谓的气势,在这布鞋底下体现不出来。

他也不急,一边讲电话,一边跟上。 外面下去了细雨,空气忽尔地变冷了起来,这乍寒还暖的季节,总是反反复复着暖了又冷。 我毫不犹豫地踩在积水的地方,看到布鞋一脏心里就格外的高兴,还示威地看着跟上来的纪小北。 他只笑笑,挂了电话扯了我的手就往他的车去。

“纪小北,我现在身体好了,我们谈谈吧!”别这样撑控着我的生活,想怎么样直接说个清楚。 纪小北也不说话,开了车门把我塞进去:“开车。 ”前面的司机便徐徐开动,他侧着身倾过来,清爽的味道充盈着我的鼻间,但是不暧昧。

取出放在里侧的盒子,又是一双暂新的布鞋,扔在鞋下:“换上。

”我偏头看车窗外那,装没有听见。 他手撩着我的长发,慵懒地浮起笑:“千寻宝贝,要我亲自给你换吗?”我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将脏了的布鞋甩开,再套上那新的,踩着鞋跟抖着脚,要多粗俗就多粗俗。

他也不介意,眯起眼笑着轻轻地拍着我的脚,忽尔地又变得暧昧了起来。 我甩开他的手,他就一把将我的身子拽靠着他,力道十分大,不容我挣扎一分。

我想,我真的看不透他想做什么?我如今不修边幅的样子,土得可以掉渣,我身上更没有所谓的什么气质,也不知性,更别谈性感或是甜美。 他也令我很是防备,我并没有多涉露我的个性什么的,可是他竟然能约莫地抓得住,并且把我吃得死。 他带我去的地方,自然不是我的家,我冷静地看着,也不吭声不透露我的本性。

高级幽静的一个小公寓,我被金屋藏娇了,咯咯,想想就觉得挺想笑的。

去看了看房间,不大,二房一厅很简单,但是十分精致,所有的物品都是顶级的,可见纪小北是一个着重于享受的人。 那天可真不知他犯了什么糊涂,他居然也会和我一个不入流的人上了床,如今还在犯着糊涂,居然还对我纠缠不清。 “哪间我睡的?”我不耐烦地问他。

他笑笑:“真上道,吃过午饭再去休息。 ”我就翘着脚在沙发上等着,开了电视看,忽然发现太过清皙的影相看得有些不习惯,眯了眼睛就倒在沙发上听着。

他蹲在我身边,看着我的脸。

我一手拍过去:“别看我。 ”他握住我的手:“千寻,你这么怕寂寞?”翻个身向着里面,纪小北真是太不简单了,仅几次就抓得准,可是我才不会去认。

他用手将我的脸扳正,一手在我的印堂上滑下,滑到眉心,到鼻尖,到唇瓣停留一会又下了下巴:“千寻宝贝,你真的忘了太多事了。

”“你认识我?”我挑起眉,不友善地看着他。

他只是笑,也不说话,指腹抚着我的下巴:“想吃什么?”“方便面。

”“十全大补汤泡方便面如何?”他的眉眼是自得,是淡淡的霸气。

“随你便。 ”吃什么,他不过是问问,我才傻得每次都会回答。 “千寻,你的眼里,怎么这么多的忧伤与倔强?”“纪小北,你怎么这么烦人啊,要上床就上,你到底想要什么?别总问个不停的。

我欠你的,我一定会还,我陌千寻最不喜欢的就是欠债,你也不要把我当成没主的石头,捡来就归你管了。 ”还管得霸道至极。 他喉间发出的笑,沙沙哑哑,微眯起的黑眸灿灿亮:“千寻宝贝,你真聪明说对了一点,还真想把你捡来就霸着了,千寻,你那未婚夫会不会满城找你?”果真是有目的接触的啊,我笑笑,一手抓住他的手指用尖齿咬了一下:“你与乔东城是仇家?”所以现在和我在一起,是报复乔东城。 他笑得越发的得意了:“哦,原来是乔东城,宝贝你的夫未婚夫是乔东城?乔东城可是人物啊,可是宝贝把自已过得这么狼狈。 ”我狠狠地再咬他的指,他坐在地上恣意地看着我笑:“爱咬人的小兽。

”丢开,背对他不再说话。

“我也只是在你家里看到你圈着的日期,写着未婚夫生日五个字,千寻宝贝,你写得好冷漠,偏要把日子与人写得陌生。

”我不理他,他自讨了个没趣,电话又不停地响,便跑到阳台去接。

在医院躺了一整个星期,要睡早就睡够了,可是软软的沙发舒服得松散了腰骨,竟然又睡去。 迷糊地看他进了来将我抱起:“这就睡着了,十全大补汤的方便面还没送来呢。 ”咕侬一声,我依在他的怀里,真是温暖,好久好久没有跟人靠得这么近了。

小说《纪少宠妻准则》第6章吃得我死死的试读结束。

展开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