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文学 > 西方文学

第379章 扁舟下溪口港岛大亨最新章节

时间:2019-07-11 12:29   编辑:本站

第379章 扁舟下溪口港岛大亨最新章节

不远处,几个鬼祟的身影正往车辆这边靠近,目睹这个情况的叶景诚提醒道:“不想等一下让记者照相,明天上报纸的头版,马上给我上车。

”赵蕥芝往那个方向看去,马上见到几个形色躲避的人。 这几个人的衣着并不足以辨识出他们的身份,但是从他们手上各种简便的拍摄工具来看,有超过九成的几率是一些八卦杂志或者报社的记者。

赵蕥芝也不想刚回来就再次成为热议的新闻话题,琢磨再三只能心不甘情不愿的坐上副驾驶。 那群记者见状当即快步冲过来时,可惜车辆已经发动并行驶到马路的中间。 感受到车内的气氛有些凝固,叶景诚发起话题问道:“在那边玩得开心吗?”赵蕥芝闻言,只是冷淡的看了他一眼。

然后继续正视前方的道路,并没有打算回答他的问题。 收获一番无趣的叶景诚,只好专心的开起车来。

直到来到一处住宅区,他将车辆停驶在一旁,并从手套箱翻出一串钥匙,递给后座的玫瑰说道:“这个是6楼b座的钥匙,你暂时在这个地方落脚。 ”“ok。 ”玫瑰接过钥匙,爽利的下了车。 玫瑰下车之后,车辆继续往某个方向行驶。 而刚才来不及下车的赵蕥芝,终于耐不住问道:“你要带我去哪里?”这时候,叶景诚学着她刚才那一套,不说话而是打起哑谜,继续正视前方的道路。

“喂!”赵蕥芝开始炸毛,更多是源于内心的不踏实。

刚才车上好歹有三个人,虽然说玫瑰也是叶景诚的人。 但是多一个人在场,料想叶景诚应该不会对自己做些过分的事吧?现在玫瑰下了车,剩下叶景诚跟她独处,她的思路马上产生危机感。

“去到你就知道了。

”正当赵蕥芝一心想要下车,企图在车辆行驶的时候打开车门,叶景诚回头说道:“这辆车是自动锁,你这样是开不了的。 ”“你!”看着叶景诚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赵蕥芝一股无名火蹭蹭上心。

车辆最终驶入香港仔一处经济型的别墅群体,车辆最终停靠在一处经过重新装修,而变得湛然一新的别墅门前。 下车之后,叶景诚带些强硬的将赵蕥芝拉入别墅,饶是赵蕥芝不愿意也没办法反抗。 入目的这一栋别墅,之所以叫做有个‘经济型’前缀,因为这种别墅的面积都不会太大,一般都不会超过三千尺,多是几座甚至十几座聚集在一起。

而叶景诚带赵蕥芝来的这一处别墅,正是这里最大规格的一栋,实用面积甚至超过三千尺。

虽然比不上南湾道那栋别墅,但是这里的地理位置更佳,每尺至少可以卖到一千二、三百元,这栋别墅的总体价格已经接近四百万。 更别说现在市面正出现一阵买楼热,像这种中上档次的楼屋根本不愁卖。

像这种户型的楼盘,叶景诚也只是买了几处给红颜安身,也并不是每一个女人都能分到。 不是说得不得宠的问题,首先这种别墅在其他人眼里,可能是奢望,是高不可攀。 但是对叶景诚来说,却是有些看不上眼,即使是给自己的女人住。 其次是考虑经济效益的问题,港岛楼市即将迎来一场大跳水,到时候楼价疯狂下跌,同样的价格他可以买到更好的楼盘,那何必要急在这一时?带着赵蕥芝在别墅中悠逛了一圈,叶景诚以不可置疑的语气说道:“以后这里就是你住的地方,至于还要不要继续拍戏,你自己有兴趣我不会干涉,但是不可以跟其他男人有接触。 ”“姓叶的,你什么意思!”听到叶景诚如此无情的一番话,赵蕥芝的表情瞬间冷了下来,质问道:“现在当我是任你把玩的金丝雀,还是一个永远见不得光的情.人?”“你喜欢怎么想就怎么想,反正你是我女人的事实不变。

”叶景诚看似不顾赵蕥芝感受,一个个欺身上前,打算进一步轻薄对方。

“你!!!”将叶景诚将她紧拥起来,赵蕥芝下意识想一脚踢过去。 只是没等赵蕥芝发力,突然受到什么刺激的她,原本的动作就为之一愣。

不是叶景诚对她做了什么,也不是她脚下留情。

而是她回想起这个动作的严重性,上一次黄汗伟因为想强行占有她,就被她这样一记断子绝孙脚,真的导致丧失了生育的能力。 虽然这个问题的发生,跟黄汗伟孱弱的体质有关。 但是她也不想真的出现万一,让叶景诚步了黄汗伟的下场。

叶景诚对她虽然是蛮横霸道,最起码他没有前夫来得神憎鬼厌。

而且已经办理好离婚手续的她,同样有接受别人爱意的机会。

只是赵蕥芝心里那一关仍过不去,觉得这样会显得自己的性格太过随便。

所以这一脚停下来之后,赵蕥芝企图一个巴掌让叶景诚冷静下来。 只是这一记巴掌同样没打下去,因为叶景诚直接箍住她的手腕,还将她的手压到她的身后,更加肆无忌惮的进行索吻。 “放开我!你再这样,我真的对你不客气了。 ”赵蕥芝最后警告道。

“你不会。

”叶景诚以一种自信,并且对赵蕥芝完全拿捏形式说道。 赵蕥芝并不知道,她刚才的动作全被叶景诚收入眼里,就给她下了可以‘驯服’的概念。 赵蕥芝不断闪避与他接吻,反而让叶景诚转移阵地,开始侵占她雪白的脖间。

不是他每一次都要强行侵占对方,而有些女人可以用柔情蜜语去哄,而有些女人是免疫这种招数的,甚至把握不好还会出现适得其反的局面。 特别是赵蕥芝这种经过了一段失败婚姻的女人,内心对男人的防备肯定比一般的女人要高。

所以叶景诚只能用其他的招数,就譬如当她是一匹野马来驾驭,成功了自然就服服帖提了。

至于失败,他还有机会去尝试。

因为赵蕥芝刚从上一份感情解困,又陷入感情的空白期,目前就是最适合他侵占对方的时机。 叶景诚强行将赵蕥芝反身,一个推搡让她脚下不稳,直接扑到沙发的靠背,展露出一个圆润的臀形轮廓,忍不住让人在上面加以摩挲。

“你做什么!”在赵蕥芝的尖叫声中,叶景诚还将她的白色长裙掀起,见到更让人血气贲张的裙底风光。

随着赵蕥芝身躯扭动式的抵抗,从叶景诚的角度只有色之诱.惑。 细嗅赵蕥芝秀发的幽香,叶景诚毫不客气开始享受大餐。

首先从对方的大腿外侧,褪去最后一块遮羞的三角布,更是随着对方蠕动的身躯,刹那间阳峰直入对方尚未湿润的夹缝。 “唔……”赵蕥芝身子被顶得一个向前,痛楚以及略带酥麻快感一并而来。 扁舟下溪口,薄暮烟沉沉。 群峰暝色秘,九曲寒流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