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文学 > 西方文学

桂林旅游“日薄西山”:不良资产难卖 创新业务乏力

时间:2019-08-31 12:17   编辑:本站

桂林旅游“日薄西山”:不良资产难卖 创新业务乏力

  拥有甲天下的山水,却没能享誉A股,近几年的发展日趋乏力。   6月5日,公司发布,拟定行不超过7202万股,募集资金补充公司流动资金等。 若以现价9折计算,约募集亿元。

  再融资背后是公司经营的窘迫困境:旗下子公司大半亏损;3年甩卖一家亏损子公司6次未果;新业务发展频频遇阻;经营现金流净额持续下降;长期借款居高不下,2018年有息负债率达79%。

  与之相应的,市值在不断缩水。 4年不到,市值从最高时的70多亿元,跌至目前的约20亿元。

  业内人士认为,在传统门票经济式微的背景下,作为广西首家旅游上市企业,急需寻找到适合自己的新路径。

  3年7次甩卖不良资产  卖资产是改善企业效益的一个老路子。

  5月28日,在广西地区上市者网上集体接待日活动上,桂林旅游董秘黄锡军表示,为了提升公司利润规模及市值规模,公司拟采取再融资、处置效益不好的资产或业务等手段。   其实,早在2017年,桂林旅游就开始出售不良资产,只是市场一直不买账。   当年1月,公司在北部湾产权交易所挂牌出售旗下丰鱼岩51%股权暨债权,挂牌价万元。

由于无人摘牌,第二次、第三次挂牌时,公司将价格分别下调至万元、万元,但仍然未能脱手。   三次失败,公司决定不再出售。

  不过,一年后就食言。

2018年11月,桂林旅游再次挂牌出售丰鱼岩51%股权暨债权,相比前三次,挂牌价涨至万元。

公司表示,若能按此价成交,当年可新增1345万元。   如同前几次一样,市场依旧不买账,桂林旅游无奈再次降价,在随后的二次挂牌时,将价格分别降至万元、万元。 尽管如此,仍然无人竞买。   5月17日,桂林旅游只得第7次挂牌出售丰鱼岩51%股权,直至征集到意向受让方或2019年6月28日(评估报告有效期截止日)。   不厌其烦地多次甩卖,可见桂林旅游想尽早脱手的心迹。   公开信息显示,丰鱼岩成立于1995年,主要提供溶洞旅游观光、中餐、住宿等服务。 2015年是丰鱼岩由盈转亏的转折点,当年亏损万元。

2016年至2018年,丰鱼岩分别亏损万元、万元、万元。

目前,丰鱼岩总资产万元,负债9654万元,已资不抵债。   丰鱼岩最终能否如公司所愿卖掉,还有待进一步观察。

  半数以上子公司亏损  丰鱼岩只是桂林旅游旗下子公司亏损的一个缩影。   2017年,桂林旅游主要子公司共10家,出现亏损的有7家,累计亏损万元。 到2018年,公司主要子公司增至11家,亏损也是7家,但累计亏损达万元。   亏损的控股子公司中不少是连年亏损。

全资子公司丹霞旅游,2017年、2018年分别亏损万元、万元。 全资子公司旅游汽车公司2017年、2018年分别亏损万元、万元。

持股比例70%的罗山湖旅游2017年、2018年分别亏损万元、万元。

  效益不佳,原因多样。 丹霞旅游是受市场影响,2018年接待游客人数比2017年下降%。

罗山湖旅游受征地影响,从2015年4月至今,基建工程基本处于停工状态。

  面对困境,桂林旅游开始计提资产减值准备和坏账准备。

在2018年12月31日计提资产减值准备及坏账准备共计万元。 其中,对控股子公司丹霞旅游、丰鱼岩、环城水系资产计提的其他应收款坏账准备共计万元。   显然,加快处置不良资产,对桂林旅游的发展至关重要。

公司管理层也认识到这一问题,2016年就明确了“对扭亏无望的资产要下决心处置”的战略重点,但3年多下来,只开花不结果。 丰鱼岩6次挂牌出让,都没能卖掉。   2019年3月,桂林旅游在年报中表示,将继续推进对丰鱼岩、丹霞旅游及丹霞温泉、桂圳公司、罗山湖旅游等不盈利或亏损资产的整合与盘活。   “公司这种屡败屡战的精神值得钦佩。 ”一位投资者调侃道,不良资产的长期悬而不决,已影响到公司效益和转型,也让投资者对公司失去信心。   新业务突围遇阻  传统业务走入瓶颈,新业务也难言轻松。

  先看旅游+演艺。 2015年,桂林旅游与合资成立公司,打造“漓江千古情”项目,总投资约亿元。

合资公司中,桂林旅游持股30%,目前已累计投入亿元。

该项目于2018年月7月27日投入运营。

虽然桂林旅游当年获得了约21万元的收益,但与上亿元的投入显然不相称。

  在景区门票降价的大背景下,依靠演艺项目大幅盈利的难度已越来越大。

“国内目前还没有成熟的,足以成为旅游目的地的演艺项目。 ”一位业内人士表示,这种重资产的演艺项目,一旦盈利不佳,随时会夭折。

  次看旅游+文化。

2015年,桂林旅游携子公司漓江大瀑布饭店与荣宝斋合作,设立荣宝斋(桂林)拍卖公司。 桂林旅游、漓江大瀑布饭店分别出资240万元、130万元,分别持股24%和13%。

财务数据显示,2016年、2017年、2018年,荣宝斋(桂林)拍卖公司分别实现净利润为-万元、-万元和万元,收效并不大。   再看旅游+互联网。

2015年10月,桂林旅游同天元国际旅行社合作,成立天地假期旅游,开展O2O电商及地面旅游服务综合体系运营管理业务。

天地假期旅游注册资本500万元,桂林旅游持股41%。 2016年、2017年,天地假期旅游分别亏损万元、万元。

眼见扭亏无望,2018年12月,桂林旅游以万元价格亏本甩卖。   新业务坎坷不断,混改的效果同样难如人意。

2016年3月,桂林旅游引入海航旅游集团控股的桂林航空旅游公司,后者拥有桂林旅游16%的股权,为第二大。   “当时的期望是,海航在资本运作方面具有较强的能力和成熟的经验,可以帮助桂林旅游改善,做大市值。

”业内人士表示。   桂林旅游当时的公告也明确提出,根据外延扩张的战略部署,未来3年至5年内将进行不少于1次的融资。   3年多下来,桂林旅游市值不但没做大,反而一路下滑,从最高时的70多亿元跌至如今的约20亿元。   而海航自身的资金也捉襟见肘。

公告显示,桂林航空旅游所持公司16%股份已全部被,2018年一度触及补仓线,目前虽升至补仓线上,但平仓风险依存。

  经营现金流持续下降  经营遇阻,反映到财务上,一些指标开始异常。   作为一家以门票、住宿、餐饮、运输等收入为主的旅游公司,应该有着较好经营性现金流。 纵观桂林旅游,从2016年开始,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净额持续下降,2016年至2018年分别为亿元、亿元、亿元。 今年一季度则降至-万元。

  与此同时,桂林旅游的应收账款持续增加,2016年末应收账款为万元,2017年末、2018年末则分别增加至万元、亿元。 增加的原因,以2018年为例,公司表示,应收的漓江游船船票款和七星景区、象山景区门票分成款比期初增加。

  另外,公司长期借款居高不下。 2016年、2017年、2018年,长期借款分别达亿元、亿元、亿元,占公司总资产%、%、%。   为减少账目上的长期借款,2017年,桂林旅游将部分一年内到期长期借款转为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

2018年,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亿元,同比增%。   根据财务数据,近五年,公司资产负债率基本在40%至48%之间波动,2018年资产负债率接近45%。 其中,有息负债占比约76%至85%,2018年有息负债/总负债为79%。   较高的资产负债水平及有息负债占比导致公司资金成本高企,2017年、2018年,公司财务费用分别高达3844万元、4187万元。 认为,考虑2017年、2018年公司扣非主业业绩分别为5460万元、7494万元,财务费用对主业业绩的拖累较大。

  今年一季度,公司财务费用继续增加,为万元,同比增长%,主要是“贷款、利息费用同比增加”。

  早在2016年,桂林旅游就公告称,未来3年至5年内将进行不少于一次的融资。 3年已过,公司没有一次融资。

如今,突然提出再融资,显然是“火烧眉毛”。

  桂林旅游也坦言,若此次定增补流顺利落地,有望缓解资金压力,优化资本结构,改善财务状况,从而能一定程度上提高公司的盈利能力。

(文章来源:上海证券报)。